您现在的位置:首页新闻中心瑯琊宋氏河东九曲巩村支系宋氏考
新闻搜索

瑯琊宋氏河东九曲巩村支系宋氏考

发布日期: 2016-04-18 08:37:36 作者: LYCSSK 来源: LYSSWHW.COM 点击数:

琅琊宋氏河东九曲巩村支系宋氏考
 

执笔   宋家宣

之普公长新桥古宅遗址

之普公长新桥古宅遗址

 



     2014年4月4日晚,琅琊宋氏文化研究会主任、十八世振起公打来电话说,临沂河东九曲巩村的宋淑周带领宗亲到苍山寻根,并先后从金岭镇的长新桥,邀请丽元公一起到兰陵县城东南的宋家圩子找到他,然后一起到祖居地杭头村祭扫家祠,但因该支人与老家失联太久,没能够找到确切的信息和史料,一时无法确定房头和辈份,希望本人能抽时间和他们连系一下,到巩村去帮着认真查证一下,尽量争取在这次的续谱中予以接续,早日了却他们认祖归宗的夙愿。

     2014年4月6早上9点钟,本人与同城居住的宗亲宋淑周进行了初次通话,并相约近期到巩村去作一次详细的考察,力争在一些健在的老人们中,找到一些有价值信息和佐证。2014年4月8早上7点钟,本人第二次和宋淑周取得联系,希望当日一同前往巩村,但因其还需要同其他几位宗亲联系,最后只有暂定为第二日前往。

     2014年4月9日早上6点多钟,本人便早早起了床,并通知司机在楼下待命,随时准备前往巩村,然而等到8点钟也没有接到宋淑周的电话,但却接到了枣庄台儿庄人大张主任,相约到兰陵开会讨论玉龙庄园项目开发的通知。没办法只有匆匆驱车赶往兰陵,但在刚驶入高速公路入口时,便接到了宋淑周的电话。没办法,我们只有相约在下午13点后前往巩村。下午14时30分,本人同宋淑周及宋佑忠、宋跃启三位宗亲,在临西三路与启阳路交汇处见了面。15时10分,我们一行四人赶到了地处沂河东岸、距离皇山公园东不过几百米的巩村社区,同86岁的宗亲宋方坤见了面。随后又通过其他宗亲,先后叫来了79岁的宗亲宋方佃、87岁的宗亲宋传石、77岁的宗亲宋方高、74岁的宗亲宋方圆和宋跃群等。

     据宋方坤介绍:听祖上传,巩村宋氏是从原苍山(现兰陵)县长新桥村迁来的,但何时迁来,老祖是谁,都已经不知道了。只是在解放前他小的时候,曾经亲眼见过有长新桥的宗亲来续谱,在他们村住了好几天。只是后来不知什么原因,他们村的这支没有续上。但在原来的老林中有叫明勋的老祖,而现在村中本宗的班辈排列,也是其教私塾的老爷爷宋玉坤,根据祖上的班辈编排的,其排列顺序是:勋希春玉景,传方佑启成;昌思为宗世,家乃叙宜明。家族的事,祖上传下来的实在太少,他也只知道这些。只是他还清楚的记得在他小的时候,逢年过节上坟时,曾经有人指着老林中的一个坟头说,那是“明勋”的坟墓,但这个“明勋”是在众多坟头中的哪个方位,是在正位还是在中间,已经没有印象了。但可以肯定的是,老祖中有“勋”字辈的是绝对不会错的。否则教私塾的老爷爷宋玉坤,当年在编排那二十字的班辈时,是不会把“勋”字辈开头的。更何况作为一个教书的先生,其父亲、爷爷、老爷爷的班辈,是不会弄错的。因此,“勋”字辈先祖的存在,是确定无疑的。

     宋方佃说:上个世纪的1970年,他曾在苍山(现兰陵)认识了一个拉石头的长新桥的“传”字辈宗亲,闲聊时知道他是巩村的,就给他说,他们祖上传,临沂巩村的宋氏,是从长新桥迁去的,他们那里的好多人都知道这件事。但具体是那位老祖去的,叫什么名字,排行老几,他也没说清。

     宋方佃还说:当年本支的宋传友在世的时候,曾说自己听老辈说“传”字辈,是十八世的。其他几位老人能够提供的,也都是些只言片语的传说,没有一丝有价值的线索和证据。而本次活动的召集人宋淑周,虽然热衷于家族文化和寻根问祖,辈份在族中也较高,但几十年来,也没有搜集到更加有价值的资料和线索,并一直视为遗憾。

     为了彻底弄清巩村支宋氏的历史渊源和来龙去脉,既然没有其他的途径,那我们就只有在现存的家谱和资料中,去寻找线索和答案了。根据宋方坤和宋方佃提供的口头资料和当年续修家谱的时间,当时的长新桥本家到巩村来续谱这件事,是可以肯定的,而宋方佃所讲的事情,虽然已无法证实,但作为续修家谱这样一件十分严肃和庄重的事情,作为年仅八十岁的老人,其可信度也是不容置疑的。因此,巩村宋氏与长新桥宋氏的渊源是完全可以肯定的。既然可以肯定巩村宋氏就是长新桥的分支,那在长新桥众多的分支中又是那一支呢?

     据现存的《琅琊宋氏家谱》(道光甲辰版)记载:长新桥宋氏,是琅琊宋氏八世祖明崇祯佥都御史和临沂七贤之一的宋鸣梧之长子、明崇祯户部侍郎、南明内阁大学士、清常州知府之普公后裔。明崇祯六年(1633年),鸣梧公去世后,其二子:之普公、之韩公兄弟二人,以每人2400顷地的资产分家,并由此分居长新桥和以东三里之遥的安乐庄二村。分居长新桥的之普公共有二子:念祖、瞻祖。念祖公官居河北安肃县令迁升广东儋州(海南)牧(知府);瞻祖公官居京师太常寺和大理寺寺丞,迁升刑部员外郎。之后,念祖公后人世居长新桥;瞻祖公后人迁居大仲村镇涝坡村村。并各生五子,世称十大公孙。念祖公五子,分别是:先立、爰立、三立、中立、本立。五子成家后同后人又分别迁居:先立公迁居罗庄石埠村、爰立公迁居本县大仲村镇薛村、三立公迁居本县向城鄫城后村、中立公迁居临沂城西宋王庄村、本立公守居长新桥村。但有部分因鸣梧公在世时,在临沂城内建有三处房产,其中南北各一处,之普公大小草瓦房四十三间,之韩公瓦房四十八间,世称南北宅;居今兰山路东段伏家巷内的,为鸣梧公公馆。后有部分之普公和之韩公后人分别分得和居住在两处房产内。这便是也有临沂城内宋氏分支的缘故。像今城南林村宋氏,就是从城内搬迁去的一支之普公后裔(详见林村宋氏考)。

     巩村宋氏也是不是从临沂城内搬去的呢?但根据宋方坤提供的信息,答案是否定的。可根据现有的资料到底是那支迁到巩村的呢?我们只有继续从之普公的后裔中寻找线索。在之普公去世后的300多年里,其后裔均称长新桥支。特别是清道光甲辰版的《琅琊宋氏家谱》面试后,更是“世定俗成”。要想更确切地从长新桥支的众多先人中,找到准确的信息,那就还需要对巩村现有的证据进行比对。首先是在家谱中查一查,长新桥支的后人中,有没有“勋”字的班辈?“勋”字辈的人,与巩村的“勋”字辈,是否在年代上和辈份上,有一定的关联和可比性?两者的后人,最免的辈份大约已有多少代(世)?在家谱中“勋”字辈的人,是否都有没有准确的信息?为此,本人先从“勋”字辈查起,结果发现,在念祖公的后人中,竟有“勋”字辈的五人,而且同是一个祖父的父伯兄弟。更为惊奇的是,他们的后代最低辈分,同宋淑周提供的,巩村现有宋氏最低二十六世的辈分,不相上下。“勋”字辈的人,全是念祖公的孙子康年公的次子芳荪公的孙子。十三世的芳荪公共有七子,分别是:廓龙、勷龙、联龙、劭龙、吟龙、文龙、彨龙。其中四子邵龙的三个儿子和七子彨(chi)龙的两个儿子均是“勋”字辈。而其他四子的儿子竟全是单“人”字旁的班辈。其中三子联龙竟未续无考。以上资料也就是说:在芳荪公众多的孙辈中只有两个字辈。因此如果联龙公不是无考的话,他的儿子是“勋”字辈的比率占百分之五十。而在之普公的所有后裔中,在家谱中“勋”字辈有记载也仅此一支。因此虽然在此还不能肯定巩村“勋”字辈就是该支,但已经再难找到如此贴切的信息了。

     本着对先祖和后代子孙负责的态度,我们不妨对其他支系中的资料和宋方坤的提供的信息,再作一些更为详细的比较。

     宋方坤说,他曾清晰记得,在老林中有叫“明勋”的坟头,只是这个坟头,在众多坟头中的方位记不清了。但可以肯定的事,老祖中有“勋”字辈的是绝对错不了的。而且宋玉坤当年编排那二十字的班辈时,作为一个私塾先生其父亲、爷爷、老爷爷的班辈是不会不知道的。因此,“勋”字辈先祖的存在是确定无疑的。但宋方坤所不能确定的“明勋”坟的确切位置,却可以另外证明一件事,那就是当时的“明勋”坟,肯定不是在第一位的正位上,否则就一定会很显眼,很好记。因此,他的上面一定还有其他的坟头。

     由此可见,巩村老林中一定还有“勋”字辈以上,或者“明勋”公年龄以上的先祖存在。既然可以确定在巩村老林中有“明勋”公以上的先祖存在,那我们就可以到老普中去寻找线索,更可以在巩村宗亲现有的最低辈分中找到答案。我们首先根据宋淑周提供的,巩村宋氏最低辈分到”勋“字辈,共是十一世(代)。按照历史惯例和姓氏专家得出的,家族发展每代约为25年左右的结论,11世即有225年左右的时间。既巩村“勋”字辈的人,应该生活在乾隆和嘉庆交汇年间的1789年左右。但这个年间,与家谱中记载的“勋”字辈的人,又是否能够吻合呢?那我们就先从那几位“勋”字辈的先祖和他们的叔伯兄弟们入手,看看他们到底有没有差距,又有多大差距?首先是同为芳荪公长子的廓龙公子:任公——生于乾隆三十八年三月,卒于嘉庆五年十一月。其次是同为芳荪公次子的勷龙公长子:份公——生于乾隆二十九年十一月,卒于道光十一年十月;和次子:伊公——生于乾隆四十四年八月,卒于道光十三年三月。再次就是,同为芳荪公四子的劭龙公长子,也是“勋”字辈的家谱记载的第一人的卢氏县和郾城县知县:开勋公——生于乾隆三十年十一月,卒于道光九年十月;并葬于巩村一河之隔的大桥村东乾向。而其弟荣勋、凌勋二公,竟也均生于乾隆,卒于嘉庆。由此可见,身为芳荪公三子的联龙公,其子一定也会生卒在这一时期。更为确切的是,在这一时期的之普公后裔,特别是念祖公支的人,均在家谱中有据可查。而无据可查的只有三人,联龙公便是其中之一。另外两人是芳荪公堂弟芍荪公的次子萦(ying)合公和三子萦相公。但他们与已知的“勋”字辈的人,实在是相差甚远。因此最符合最贴切的只能是联龙公了。

     另外我们不否再拿同时代的今居兰陵县车辋镇的之韩公长子稷学公(1633年)的后人,和念祖公(1642年)的后人相比较,他们也均在二十五六世上下上。由此可见,巩村“勋”字辈和家谱中记载的念祖公后人的“勋”字辈是完全吻合的。而且再也找不到如此天衣无缝,如此确切巧合的信息和证据了。但关于宗亲宋方佃所说的,宗亲宋传友称自己是十八世之说,看来是不准确的,也是无法采信的。

     根据以上事实和证据,以及无据推定的原则,我们完全可以认定,巩村宋氏就是之普公六世孙:联龙公和他的子孙们。在琅琊宋氏的整体排辈中,联龙公为一世祖海受公十四世孙,八世鸣梧公七世孙。其巩村支所有宋氏宗亲,均须按此序列,依次排辈,世代传承,不负祖恩。仅此为考。
 

 

                                                                                                                                      琅琊宋氏文化研究会
 

                                                                                                                                         2014年4月12日

宋家宣同之普公十二世传人临沂著名书法家宋淑周一起到先祖故地长新桥考察

宋家宣同之普公十二世传人临沂著名书法家宋淑周一起到先祖故地长新桥考察

 

 


上一篇: 贵港市宋氏来自琅琊宋氏 下一篇: 无


【严正声明】本站所有图片和文字全部归本站和筹办人所有,任何单位和个人未经所有人同意不得随意使用,否则依法追究
中国琅琊(临沂)宋氏文化网 [LYSSWHW.COM] 版权所有 2007-2011 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证号:京ICP备09064778号 网站设计:新彩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