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文章频道琅琊宋氏收藏兰陵县车辋翰林院翰林宋澍书法和文学作品的重大发现
新闻搜索

兰陵县车辋翰林院翰林宋澍书法和文学作品的重大发现

发布日期: 2016-05-04 08:42:12 作者: LYCSSK 来源: LYSSWHW.COM 点击数:

兰陵县车辋翰林院翰林宋澍书法和文学作品的

 

 

                  重大发现

 

                                  

 

 

     由原籍苍山县现执教于上海的赵先生珍藏的兰陵县车辋翰林院庶吉士吏部主事、刑科给事中、江南道、京畿道监察御史、陕甘学政宋澍,亲自编纂和手书的《车辋赋》(宋澍)、《东蒙山赋》(公鼐)、《蒙山记》(朱克生)、《题蒙山》(萧颖士)四篇作品册页首次面世。特别是《车辋赋》它不仅是宋澍仅存不多的书法作品,更是宋澍文学作品的首次发现,并证实了多年来,宋澍曾作《车辋赋》的传说,了却了众多兴趣者和关注者的心愿,更为瑯琊宋氏文化的研究和发掘,提供了新的动力。

 

                                                  

 

 


     宋澍(1751-1807年):字沛青,号小坡,山东省苍山县车辋镇车辋村人;清乾隆四十六年(1781年)辛丑科进士,由翰林院庶吉士改任吏部主事,擢升郎中,先后任刑科给事中、江南 道、京畿道、监察御史;乾隆六十年(1795年),充任湖南乡试正考官,后任陕甘学政;后因病辞职回归故里。宋澍自为官以来“一典试、三分校、一督学、两查仓、两巡城……”政绩卓著,深得朝廷信任和百姓称颂。  宋澍一生博学多才,嗜学如命,好购书籍,注重收藏,古文诗词无一不精,特别是在《周易》研究领域颇有建树,所精心撰著的《易图汇纂》等专著,极具权威,风靡一时。 宋澍去世后,被嘉庆皇帝敕封为中宪大夫,文武百官无不致函至沂祭拜。兵部尚书初彭龄更是特为其亲笔撰写了长达两千多字的传文,现藏于《琅琊宋氏家谱》中。

 

 

 

《东蒙山赋》
 

[明]公鼐

 

 

     

 

 

 

 

    上章执徐(庚辰)之岁,鼐从太史公游于蒙山之下,越翌日,止其巅。太史公倏然(形容轻微的声音)叹曰:“秀哉兹山!余尝南逾五岭,西逾太行,北游山后,诸山未有兹山之胜

也!夫有其地而无其名,居是地者之耻也。兹山自诗书而降,历秦汉以迩(近),无显者来,是以未或抉其奇邃而张其幽眇(同“渺”,远,高),岂山之灵固有所待耶?予将略记其

胜,尔尚赋诸以观志焉!”鼐拜稽首:“唯唯!”构思信宿乃成。夫赋者,赋其事也,屈宋浚其源,马杨臻其盛,班张导其流,以及六朝而滋蔓极矣,第其体犹在也。《阿房》、《赤

壁》作,经生论事语民,到于今宗之,以故赋体遂绝。鼐之庸昧,岂足以挽回作者,但即素所闻见,粗述其事,梗概虽存,闳美未究,尚恐山灵笑予河伯(故事见于《庄子·秋

水》。成语“望洋兴叹”,比喻要做某事而力量不够,感到无可奈何)也。

     有客问于余曰:"若之国有名山乎?"曰:"有。"曰:"何居?"曰:"为蒙山。"曰:"是鲁颛臾之蒙山与?"曰:"然。"曰:"嘻!先生欺余哉。宇内之名山九(会稽山、泰山、王屋

山、首山、大华山、岐山、太行山、羊肠山、孟门山),东方之岳镇二,蒙不处一焉,是乌得名?先生欺余哉!"曰:"子未睹其闳巨(同闳钜、宏大也)也!"客曰:"子详而言之何如?"余

曰:"言不可以若是其几也。余请以略言之,子以略听之。" 

    原夫丽山氏(丽山氏乃中国古代神话人物中的一员)之分布元气也,观其次序,相其经纬,产生山谷,育万类。其在阳州申土,则震帝之攸出也,天孙之攸居也。于是,五岳之首

生焉,命其名曰岱宗。岱宗之亚,爰有东蒙。神禹因之以艺淮徐,鲁公有之以荒大东。尼父登之以俯宗国,羡门居之以越蓬瀛。培娄敖巨,丘阜云亭,亘坤维而奠纪,拱亁仪而作桢。在

奎之野,则上天之武库也;在鲁之分,则九州之奥区也。推其方位,则青帝重华之司理也;稽其疆域,则少昊、大庭之封殖也。琅邪在其东,则秦台之隆崇焉;徂徕在其西,则竹溪之幽

焉;大岘处其北,则穆陵之崄焉;邹峄处其南,则书门之空洞焉。雄都巨镇,名山大川,千百万亿,绵络周环。孔穴相通,缕脉相连,轮囷堙塞,融结弥漫,积气宣德,会于兹山。其广

数百里,其高八千寻,扪娄历女,左奎右参,向淮之阳,背济之阴。首饮方壶之麓,尾入医闾之岑,其峰七十有二,其洞三十有六。内绝涯际,外峙嶙峋。控中华而跨江表,履青兖而望

周秦。上则朦胧邈忽,溟涬漫漶,含雾出云,侵极历汉;下则雨香芝露,瑶石玉林,纡谲突,郁律阴森。冠以香炉之形,环以向背之势,界以瀑布之流,藏以洞天之秘,霍以祛尘之风,

周以广野之气。竦岫悬崖,殊态奇致,层峰叠峦,参差胶盩。四序隔阂,日月亏蔽,亭午方中,羲和绝晷。熏夏炎蒸,凝沍凄飙。巑岏崒嵂,巀嶭  。凌列缺兮吸沆瀣,赁歊歔兮窥

鸿蒙,络绎兮盘旋而鳞次,趋走兮端拱而朝宗。澹兮云中之垂翠黛,幻兮天际之驾长虹。玲珑虚透,若珠光之在夜;青葱明丽,若莲花之在空。危石绝 ,嵚崎崩腾,离离齿齿,磊硌纵

横。立如砥柱,峭如铦锋,陷如伏虎,突如惊龙。灿烂如云霞之兴蔚,起没如波涛之澒溶。飞泉万仞,急湍千尽,下临九泉之渊,上倚猿眩之壁,批岩赴壑,冲涧激石。响同雷转,散若

雪集,溅沫濛松,泌泌潝潝,滂濞砏汃,汹涌沕潏,初漫汗而纡余,又湢测而淢汨,浟 汪浵,灂滴沥,长输远游,机发飙疾,流为祊汶,汇为雷泽。底无潜甲,上无宁翼,遐视逖听,

恬愉民慄。击节扬音,倏惊倏怿。于是,有神蛟奋古,赤螭振鳞,元驹白骥,潜岩处深。文鲁鲜鲫,烦夥纷纭。湖泉之鲤,濯波之鳔,鳊鲂鳅鳝,鳟鳢鳣箴, 喁沸郁,攒聚浮沉。 铅松

怪石,青蒙五云,双飞比目,奉符献珍。藻玉瑊瑌,丹垩瑉琳,雮琈青碧,琥珀兼金,大珠丹粟,扬光飞文,峥嵘夺目,浩乎无垠。 其木则巻柏楼松,灵椿文梓,围杶栝,杂以楷枳,柞

榆槐楝,檀杨梧杞。龙鳞铁质,盘踞拱峙,披拂胶轕,巻挛癹骫。奇实珍果,林檎香柿,安平之枣,暗河这桂,秦人之桃,朱仲之李,郁郁芬芬,茷茷薿薿。卑邓林而不追,掩云梦而靡

记。 其草则黄文(黄芩)泽姑(栝楼)、紫丹(紫草)蘼芜、铜芸(防风)膏本、芸蒿(紫胡)簳珠(薏苡)、松腴(茯苓)羊韭(麦门)、地随(地黄)天苏(白术)、巅棘(天门)

结、鹿竹(黄精)扶疏、将离(芍药)烂漫、周盈(菊花)华荂、连翘商陆、稀签漏芦、仙人列杖、玉女当途、芣赤箭、茹芦(茜根)菖蒲。吐芳竞秀,丛杂纷挐。周览泛观,应接不

如。国子之所不能博,炎帝之所不能图。 其畜则鸧鶊载飞,翡翠振翰,翱翔往来,呈辉耀艳。鸳鹭鹡鸰、凫鸥尺,沙浦栖鸿,高林集鹳。元猿素雌,悲啸宛啭。玉衡为鸱,瑶光为燕。知

岁相风,乌鹊之能,含珠怀珍,雀雉这变。丰狐野马,狡兔黄独,吴牛斑狸,駍犁糜鹿。戴角衔齿,千类万族。跳踯陆梁,风风逐逐。 又乃豺狼绝迹,荆棘不生,石花成饴,六月层冰。

青鸾高翥,彩凤和鸣。古坛阴洞,十洲五城,金箧玉,浩浩溟溟,有王母之会,五岳之形,窅兮清隐之篆,杳兮紫金之经,安期之所延伫,偓佺之所听听莹莹,姑射妨其绵邈,昆岳失其

崚嶒。 于是,有鹿裘念一之夫,伽犁修慧之子,抚商岳而长留,入天台而至止。结以璇台,环以玉水,烟霭下上,林薄迤逦,石镜悬琼,丹霞散绮,垂翳夸谷,芳华被沚,菡萏鲜妍,筼

筜茂美。秋月初流,晨光欲起,霜文夕照,陆离晔华,清风鸣条,飞泉入耳,遥翠疏岚,幽流澹渚。千柯向荣,五芝竞紫,吐灵纳妙,摅奇献诡。万境如遗,坐临无始。仰眺俯观,遗生

忘死,闻之者形骇,当之者神。九洛之眩瞩极矣,六合之奥妙备矣! 尔乃驾玉虬,骖元鹤,乘倒影,排阊阖,窥钩陈,攀斗杓。登仙巅而振衣,跻龟峰而飞舄。长睇却顾,容一奋跞,弘

惝軮轧,溟蒙寥廓。素女鼓瑟,招遥闪灼,飞扬燎烛,剡剡爚爚。邀广成于空同,晤若士于广莫。饮琬琰之膏,采素莲之萼,服丹邱之茗,奏瑶池之乐。心澄神怡,荡骇眩愕。厌欲办

之纠纷,睹苍旻之磅礴。五云之章,垂火玉之珮,叩金梁之曲,弹流黄之锷。仰天阍,俯大壑,乃眷东顾而作哥曰?登崇山兮望殊庭,骖凤驾兮扬霓旌。招巫咸兮延太乙,接卢敖兮溯紫

清。昆化恍忽兮弱水混濎濙,神州苍茫兮稗海溟溟。吾将安适兮,溘埃风而上征。 言未竟,客废然自失,爽然自惊曰:"有是夫!不有长卿,无以知上林之富也;不有子云,无以知羽猎

之雄也;不有孟坚,无以知两都之盛也。微子之言,予恶睹夫闳巨哉!"投袂而起,再拜而退曰:"敬闻命矣!"

 

    公鼐(1558~1626)字孝与,号周庭,今山东蒙阴人。明代著名文学家、诗人,明朝万历前期“山左三大家”之一。 官至礼部右侍郎兼翰林院侍读学士、协理詹事府詹事、两朝

实录副总裁、赠礼部尚书,谥 “文介”。公鼐出生于明代后期的江北一个声势显赫的“馆阁世家”里,从公鼐高祖公勉仁开始,代代蝉联进士,到公鼐一代,“五世进士、父子翰林”,

成为明朝末期著名的进士家族。他们或文治,或武功,多有建树,一时彪炳海内。公氏家族的集大成者,以公鼐为最,他也是公氏家族在文学上最有成就的一位。

 

 

 

蒙山记

清·朱克生(宝应人)

 

 

     顺治己亥春三月,余从费之安靖村行二十里至蒙山,山在费之西北,周一百二十里,蒙祠在山之麓,郦道元《水经注》云“治水径蒙山下”,即此地也。按:龟、蒙、凫、峄四山

名,峄、凫在邹,龟在泗水,蒙在费。今土人称蒙为龟蒙,以蒙顶远望之,如龟形者统曰龟蒙,讹矣。余谒蒙祠毕,策蹇而北至回马岭,易笋舆,过石盆,度黑风口,折十八盘,皆乱石

参差,层峦屈曲。上陡山,历小风门,望舍身岩,削壁千寻,俯临万丈,峭 剑立,峻 森罗。路仅容肩舆,过此,肤寒栗起,股战。复历大风门,步快活岭,至南天门,憩于庙左,喘息

稍定,盖自回马岭,至此十八里矣。庙后道上,乔松茂柏,参霄蔽日,攒岸被壑,枝交干连,翠色清芬,映人衣带。

    行五里,由二仙桥升朝天宫,入慈宁宫,拜玉帝殿。旁有“孔子小鲁”碑,以蒙名东山也。东北陟二里许,登山绝顶。其山峰、岩,皆北拱。西望租崃山,东对天马岭,南指抱犊

固。其后养真洞、封真洞、金仙岭,土人采蒙茶者,始得缒绳而下,茶产石窦,形如石藓。

    正顾平畴,杳然白气,不辨邱陵,脚下皆云生处也。是日哺,遂宿慈宁宫之右室。诘旦,由宫左陟望海楼,楼不存,基尚在。旁之苍松虬干,从石隙横出,侧立倒垂,龙蟠虎踞,谡

谡如奏笙簧。已转东南至擂鼓台,渡柳子沟,谒白云岩,羊肠鸟道,百曲千回。平视群峰,罗侍左右,俯瞩众壑,窈窈横斜,徘徊不忍去。因援笔为记。同游者,何子符卿向龙,人:朱

子建侯衣,卜子光前尔承,皆费人;中表弟王子字子立,余同里人。

 

    朱克生(1631-1679), 字国桢, 江苏宝应人。幼颖异,七岁能文。书无不览,尤肆力于诗。与陶澄、陈钰相唱和,称为“宝应三诗人”。新城王士祯、长洲汪琬皆爱重之。生平足迹

半天下,所至皆纪以诗。性至孝,康熙三年,(公元一六六四年)就试铨曹,闻父病,冒暑急归。克生之诗,才气高爽,王士祯以为得少陵之骨。尝仿左思体作武夷山赋,工丽雅瞻,名

闻一时。著有毛诗考证、恒阳消夏录、雪夜丛谈、秋舫日记、忆游偶记、诗准、环溪、秋崖诗集,又辑有唐诗品汇及人物志,《清史列传》并传于世。

 

 

题蒙山

 

唐·萧颍士

 

                                                               


东蒙镇海沂,合沓百余里。

清秋净氛霭,崖崿隐隐起。

余使劳往还,息徒暂攀倚。

将穷绝迹处,偶得冥心理。

云气杂虹霓,松声乱风水。

微明绿林际,沓霭丹洞里。

仙鸟时可闻,羽人邈难视。

尚子捐俗缘,季随蹑遐轨。

蕴真道弥旷,怀古情未已。

白鹿凡几游,黄精复奚似。

顾子尚牵缠,家业重书史。

少学务从师,壮年贵趋仕。

方驰桂林誉,未暇桃源美。

岁暮期再寻,幽哉羡门子。

 

 


    萧颖士(717~768年),字茂挺,颍州汝阴(今安徽阜阳)人,郡望南兰陵(今江苏常州)。
唐朝文人、名士。萧高才博学,著有《萧茂挺集》。门人共谥“文元先生”。工于书

法,长于古籀文体,时人论其“殷、颜、柳、陆,李、萧、邵、赵,以能全其交也。”工古文辞,语言朴实;诗多清凄之言。家富藏书,玄宗时,家居洛阳,已有书数千卷。安禄山谋反

后,他把藏书转移到石洞坚壁,独身走山南。其文多已散佚,有《萧梁史话》《游梁新集》及文集10余卷,明人辑录有《萧茂挺文集》1卷,《全唐诗》收其诗20首,收其文2卷。



【严正声明】本站所有图片和文字全部归本站和筹办人所有,任何单位和个人未经所有人同意不得随意使用,否则依法追究
中国琅琊(临沂)宋氏文化网 [LYSSWHW.COM] 版权所有 2007-2011 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证号:京ICP备09064778号 网站设计:新彩网络